用微信扫一扫注册
用微信扫一扫登陆
扫一扫关注失物招领
请扫描二维码

bangs 理发店

从日本来到北京创业并定居近10年的藤田幸宏先生,是失物招领一位老客人。身为一名发型师,他以自己一颗热忱的待客之心和熟习发型之术的双手实现着他的人生理想,而bangs,这家他一手创立的发型屋,也已经成为许多在北京居住的人们心中绝对不可取代的场所,而失物招领有幸可以为这间优秀的店铺提供和定制家具,在我们看来,这其中一直是一段不解之缘。
【Bangs Hair Salon】
朝阳区朝阳门外大街6号新城国际公寓15号楼101号(近嘉里中心) 
010-65970579
朝阳区建国路89号华贸公寓1号楼109(大望路) 
010-65307383

位于华贸公寓的bangs新店,简洁的店门搭配让人心情为之一振的薄荷蓝。



]

接待室陈列着KARIMOKU60系列的整组黑色K-chair,这里是客人休息和等待预约的地方。

接待室的一侧是藤田先生向失物招领定制的三支柜子,它们的原型是我们的“书僮文件柜”。


藤田先生将滑轮改为铁腿,而顶面的木板则换成了玻璃,如此一来,原本被设计为存放书信文件的小柜子转变为小巧的展示柜,每一层都精心摆放了可供客人选择的配饰,三支精致的金属圆镜放置在柜子上方,高度刚好适合试戴柜子里面的产品。




*从接待室向内侧走去,可以在墙壁的上方看到bangs简洁的招牌,感觉像是预告着“从这里就可以开始耳目一新的体验了”。



为客人理发的房间,也仍然是让人意外的简洁,全然没有一般理发店的繁杂和冗余的装饰,一切全都减至最少,发型师们正在紧张而安静地为一天的预约做着准备。让人不禁觉得,如此简单的外在就像是在强调着bangs令人尊敬的内在品质,在这样的环境里,客人来这里除了带走让他们满意的“改变”之外,一切不必要的情绪全都被消除干净,一点都不留下。

在这里,我们再次发现,藤田先生又发挥了他灵活的头脑,将我们的“loft视听柜”两个并用,活用为了收纳发型用品的矮柜,简洁的形态和柔润的木色,让整个空间沉稳下来。




L&F: 如何走上了理发师的道路呢?

藤田:我还在上高中的时候就对于用双手进行创作的工作非常感兴趣,那时也一直在思考将来的方向。有一次偶然去理发店剪头发,发现理发师这个职业就是我所向往的:在喜欢的音乐和氛围中,穿着自己选择的服装,用双手创造出一个世界。于是就决定走上了理发师的路。

L&F:给我们讲讲你来北京开理发店的故事吧?

藤田: 美容学校毕业后,在东京原宿的一家美容院工作了大概10年,那个时候我马上就要30岁了,于是决定考虑独立开业。当时正好赶上了东京的表参道和原宿地区的理发业风潮,从事这个行业的人越来越多,逐渐超过了饱和状态,理发师和客人的数量无法平衡,那个时候一直在思考该怎么办。
为了不给自己留任何退路,还是决心辞职了,正巧那个时候我的一位常年在北京工作的女性顾客,向我推荐了在北京创业的想法,因为她的一句话我有了一种缘分注定的感觉,于是开始考虑来到北京开店。但是,当时的我对中国真的知之甚少,所能想到的印象是:在社会主义下,人们穿着非常朴素的衣服,女性留着黑色的长发,大家都骑着自行车,当时的我在想,在那边开理发店,可能都用不到烫发和染发的技术吧……
我的那位朋友的先生告诉我,在北京已经有了很多日本人定居,但是日式理发店却很少,在北京正是需要日式服务业的发展。
所以,我在2003年8月辞职之后,第一次来到了北京。
那个时候,我对中国的印象可以说完全被颠覆了:到处都是现代的建筑,尤其是人们的发型都很时尚和新颖,虽然发型的修剪技术可能不高,但是能感觉到到每个人都散发着追求个性和自由的感觉。在中国怎么这么自由啊!
对比当时的日本,一个流行趋势一旦兴起,似乎每个人都会去追求同样的发型,人们都在模仿最受欢迎的造型,这一点让我感到了厌倦。而相反的,在中国却有着很多很多的可能性,我想这就是我来到北京真正的动机吧。
再后来,通过了一段时间的准备,2004年的7月,我和另外一位理发师一起合作开了在北京的第一家bangs。


*说到这里,藤田先生向我们展示了他的双手,在此之前,我们还从未仔细观察过资深职业发型师的双手,藤田先生的双手全然不似普通人的手型,正是每天不间断全心全力地为客人塑造发型,成就了如此一双充满了灵巧与力量的职人之手,让人为之叹服。



【关于发型屋“bangs”?】

L&F:来到bangs的客人都是怎样的呢?

藤田:现在顾客百分之八十是外国人和中国人。
刚开业时,顾客差不多都是日本人,后来居住在周边的住户渐渐成为了我们的客人,他们来自世界各地,香港、台湾、新加坡等等,中国大陆的客人也越来越多了。


L&F:经营自己的店的这些年,最重视的是什么?

藤田:最重要的标准是营造出“非日常”的感觉。客人在每天的生活中会遇到各种各样的烦恼,我希望他们来到bangs能够将日常的麻烦事抛离,体会完全放松的状态,这样的状态会让顾客觉得值得再次光顾。剪头发这件事情非常重要,但是bangs也重视提供别的价值感,包括我们的服务和空间环境。


【与失物招领的结缘故事?】

L&F:是怎样与失物招领Lost&Found相遇的呢?

藤田:2010年,第一店bangs已经经营了6年,我们重新扩展了店面。那个时候我需要一张大的桌子,一开始委托了一家公司帮我们制作,可是最后感觉桌子并不是我所期望的样子。那时的一位客人Johnie,是一位摄影师,曾经帮失物招领拍摄过家具,向我推荐了在国子监的店。第一次,我在失物招领下了两张桌子的订单,完成之后我觉得做得十分完美,于是在那之后,店面所需要的其他家具也都在失物招领顺利地买到了。


L&F:平时选择商品的时候,有什么判断标准吗?为什么选择了失物招领的家具呢?

藤田:选择的标准我自己并没有考虑过,完全是依赖自己的直觉,自己喜欢的东西,有着和自己相似的味道。最近我开始感到自己有这样的趋势:拿衣服举例的话,我开始不只重视它的设计感,而更多的去关注它背后的设计师和品牌的故事,希望与产品本身产生共鸣感。对我来说,失物招领即是这样与我共鸣的品牌,当看到家具的风格和工艺的精度,就了解了品牌背后认真的态度。


L&F:可以具体分享一下对失物招领家具的感受吗?

藤田:有点难以言表,因为就是一种感觉,失物招领的家具让我有一种安心的信赖感。就像一支杯子一样,摆在房间里是很自然而然的感觉,是一种不突兀不任性的存在感。



*bangs首店,拍摄于2011年4月


L&F:你最喜欢的一件失物招领的家具是什么呢? 

藤田:最喜欢的家具是“史家小橱”,原先是为店里选的,改了布局之后它被我带回家中继续使用。现在,它里面收纳着孩子的图画书,我太太的墨镜,它上面摆方着一支日本武士头盔,这样的头盔是祈祷男孩儿的健康成长的象征,是我的奶奶留给我的。


L&F:bangs的客人对于店里的家具有什么样的感想呢?
藤田:我们的客人很喜欢失物招领的家具,经常向我咨询从哪里可以购买,有的是专门为bangs而做的定制款,客人也很喜欢。


L&F:第一次买的失物招领的家具是哪件呢?
藤田:是bangs的工作镜台,可以说是按照我的要求为bangs专门打造的。定制和使用这款镜台之后,我对失物招领的家具有了越来越深的信赖感。第一次定制工作镜台的时候,其实没有镜子,镜子是我自己安装的,因为当时失物招领的负责人对我说,在木质台子上的上面放置大面积的镜子,可能会影响家具的耐久性,不是非常推荐这样的改造,当时这个态度,让我印象很深,感到失物招领很诚实地为客人考虑到了家具的安全性。


*藤田先生第一次向失物招领定制的工作镜台 和陈列配饰的FOUND柜。


L&F:看到接待室里你选择了用整套KARIMOKU60系列的K-chair用来供客人休息,你是如何选择了这个品牌呢?

藤田:原来我在东京生活的时候,家里也在用KARIMOKU的家具,也很认同D&Department对于保留传统工艺与设计的理念。对于家具而言,我不仅仅重视它的外观设计,也尊敬它的构造和工艺,通过了解KARIMOKU的家具,我体会到了技术与工艺对于家具有着相当高的重要性。


L&F:有没有受到过一些人物或者作品的理念影响,平时有什么爱好呢?

藤田:现阶段没有受到什么特别的影响。爱好的话,现在主要的工作是经营店面,所以现在剪头发就是我的爱好。如果是休息日,我会尽量跟两个小儿子一起玩。


【关于生活在北京?】

L&F:藤田先生对于这几年在北京的变化,有什么感想?

藤田:现在的北京已经完全是一个国际化的都市了,各种各样的人聚集在这里,咨询和产品也越来越丰富了。不过我希望,北京不要丢失以前的自由奔放的姿态,不要渐渐变得与其它大都市全然相同,希望北京能够保持自己的特点:在自由宽容的环境中,各种文化交织在一起,同时仍然保留着自己独特的价值观。


感谢藤田幸宏先生和Bangs Hair Salon的各位在忙碌的一天中对我们亲切的接待。

相冊

關聯產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