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微信扫一扫注册
用微信扫一扫登陆
扫一扫关注失物招领
请扫描二维码

【8月】向内的觉醒——小野哲平的器物

展览时间
8月18日—8月26日
展览地点
上海市黄浦区南昌路116号
从“由土而生”到“向内的觉醒”,时隔一年,日本陶艺家小野哲平带着他最新的作品再次造访失物招领Lost&Found。此次展览将于本周六正式启幕。18日下午,小野先生将在座谈活动中梳理创作脉络,讲述制陶历程中的变化与传承。

向内的觉醒——小野哲平的器物

◎ 张逸雯


与出道当初对外界的尖锐相比,如今我更期望与内心的爱与恨长久对视。——小野哲平



时代的先锋


“您的东西特别好用。”如果你这么夸奖小野哲平,并不能指望他会多高兴,尽管这绝非谬赞。因为在他看来,这是理所当然,却不是最重要的。“如果不会想让人去用,那我想传达的东西根本无法实现,就没意义了。但比起设计、造型,我更在意我此刻感受到的是否呈现出来,比如能不能传达泥土本身的力量,等等。”技术终究只是一种手段,与他人的连结才是目的。不,甚至这也还是手段,因为创作最终通向自己。


初见小野哲平把自己的工作归为艺术,我有些诧异,直至接触过,才意识到这绝非狂妄,而是对自己的诚实。


在他的字典里,“艺术”与“工艺”并无明显的分界,“艺术家”和“匠人”也几乎等同。这有违常理,但他实践了三十多年,便把洞见活成了常识。


回望小野哲平的陶艺之路,他并非天才式的创作者,但他的确是先锋,一路来都是。他的先锋不仅是姿态上的,譬如对圈子的鄙夷、对主流风潮的警惕等,更表现在创作上,对日常器皿的精神深度上的探求。




拒绝时髦


对艺术家而言,反叛是骨子里的东西,这本就是一条少有人走的路。在日本经济高速发展时期选择陶艺,更需要对崇尚权势名利的价值观有决绝的反思。好在命运眷顾一意孤行的人,小野哲平遇到了一位重要的导师——陶艺巨匠鲤江良二。


“鲤江良二是位非常严厉的人。创作的意义、生存的意义,以及究竟该呈现什么——与良二先生共事的那段时间,我对这些问题有了透彻的思考。如果当时没有遇到良二先生,就没有今天的我。”


那段时期,他创作了不少“尖锐”的东西,以打破对器皿的既有观念。正如良二先生告诉他,“饮器之时,要能让嘴巴划破。”隐含之意便是对普遍价值观的一种破坏。




早年偏激的锋芒所向,很快又在他的创作中起了转化。“一味强调自己,这不对。后来我意识到应该把他者容进来。” “以更温和的态度吗?”他想了想,答:“不是一味地温和,更像是寻找一种平衡关系。可能我自身就处在这样一种状态里。特别尖锐、几乎要割伤的部分,和想要包容他人的心境,两者是融合在一起的。”


小野哲平口中的“他人”并非指具象的个体,是更博大的存在;“平衡”与“融合”,则意味着立场的转变。这似乎是情理之中的,毕竟对一个艺术家而言,固执于立场,便难言自由。从另一方的角度看待事物,我想这不仅需要智慧,更需要对世界、对他人的仁爱之心。


但不设立场不代表没有态度,诚实而执着的态度不仅必要,于创作也是有意义的。这态度体现在小野哲平身上,我想是拒绝时髦。这也是他之为先锋的一个原因。不同于其他工艺作家,他从不在作品上留下签名或标记,整个作品就是他的签名;20年前,他就从陶土等材料一应俱全、办展机会也更丰富的陶瓷产地常滑,搬到高知的乡野深山,因为“我所追求的不是效率,而是在能让内心有所触动的场所创作。”;他称自己的作品为 “当代土著民陶艺”,因为“无论是绳文时代的自己,还是过完今生去到来世的自己,以及下一个来世, 我都会始终触摸着泥土。我渴望这样。”……他不媚主流,也不媚小众;不媚使用者,也不媚同行,他是他自己。这样的品质不仅杜绝了拙劣的模仿,也给使用者带去了单纯消费之外的某种东西。这些都构成了他作品深度的来源。





释放光芒


小野哲平说,是艺术拯救了他,给了他自由。但真正的自由有其代价,一如孤绝是真正先锋的宿命。唯有不断精进,保持敏感和专注,才是对自由的不辜负,而这恰恰是他让人敬佩的地方。如果人生唯有纵深值得追求,那他在这方面的成就显然是卓越的。


与小野哲平接触,了解他寡言而较真,反而更让我感到值得信赖。他简短洗练的语言总是很力量,一如他的作品。他曾说:“于我最重要的,是曾经在自己内心涌起的感受。在灰暗中被艺术之光照亮的时刻。 艺术成为我的信念,给我做东西的勇气。我想释放光芒。”


这不禁让我想起德国诗人贝恩的对艺术家的诠释:“艺术承载者静态地反社会,他只关心他的内心世界。他为他的内在物质汲取各种印象,把印象纳入内心深处。直到印象接触到他的内在,激发它而使他放光。”


如果你认可那是艺术,你就能看到那束光。






展览现场记录










人物摄影 @倪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