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微信扫一扫注册
用微信扫一扫登陆
扫一扫关注失物招领
请扫描二维码

吉田直嗣: Naotsugu Yoshida

1976年 出生于静冈县
2000年 毕业于东京造形大学,拜黑田泰藏为师
2003年 在富士山脚设立工坊,作品以器皿为主
2018年 4月21日—5月1日 北京市国子监街42号办展


吉田直嗣在富士山脚下制作土器。冬天的时候,从工作室的窗户望出去,还能看到不知是鹿还是被我们称之为「傻孢子」的呆萌生物穿梭在大雪簌簌的山林。




「我非常喜欢大森林那种无尽蔓延的生命力,也为那些能在寒冬中依然保持挺拔姿态的树木而吸引。」


这些从大自然中汲得的丰沛感受,似乎也能在他的作品中寻到踪迹。吉田直嗣的器物有一种洗练之美,以黑白器最为有名。克制的釉色反而凸显出器型本身的美。那些毫不刻意的线条,看似普通,却不知出于什么原因,总能吸引你的眼睛。








同样不知出于什么原因,吉田直嗣在大学一年级时便觉得自己会以「土器」为生。因为喜爱Charles Rennie Mackintosh的高背椅,「既不舒服,也不实用,却莫名喜欢……」,而考入美术大学,专业却是环境设计,并非科班出身的吉田直嗣从一开始就不是在传统语境中看待器皿。


「想极尽简洁地来进行创作。」


这种简洁不仅仅是指形状、外观,还包括制作工艺。




吉田的器皿多为拉坯成型,制作时尽量在辘轳上就决定好形状,绝不画蛇添足。修坯的过程也是一样,会在作品的外侧搭上木刀来旋削。


「仅靠辘轳转出来的器皿就有它自己独特的美感。」





再说回釉药的调和,不妨以他最具代表性的黑色器皿来举例。在制作这种铁釉器的时候,一般来说大家都会加长石,但他偏偏不用,坚持只使用土、灰和铁,尽可能地控制釉药的种类和用量。




而说到白色的器皿作品,就不得不提到吉田的师傅黑田泰藏。24岁时,还在做陶艺教室员工的吉田直嗣去看了青木亮的展览,在伊豆陶艺家村木雄儿的介绍下,成为了黑田老师的弟子。


建筑师安藤忠雄曾评价这位日本国宝级陶艺大师作品的「白」是「一种接近精神性的白」。对于今日的吉田直嗣来说,白色器皿的创作更像是一种挑战,对一直是自己憧憬对象的师傅的挑战。


「我师傅在白色器皿的创作方面作了许多探索、尝试,我想用我的方式来挑战他。」




吉田心目中的「简洁」,不是「舍弃」,更像是「压缩」。仔细端详吉田直嗣的作品,无论是花器,还是汤吞、茶碗,会发现许多作者制作时的痕迹,坦坦荡荡地留在器物的表面。过度的美丽反而不自然。


「消除不掉的东西,那就留着吧。我觉得这样的器皿也挺好的。」



哲学家梅原猛曾提出「端境」一词,意指「间隙、之间」。吉田直嗣的作品仿佛身处「精致」与「原始」之中的「端境」,带着一种天然的、不完全考究的美感。